竊取前公司非公開之機密性資料,遭判刑一年二個月

 
103年度訴字第585號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廖顯強
主  文
廖顯強無故取得他人電腦之電磁紀錄,致生損害於他人,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事  實
廖顯強與案外人林長江(業經檢察官另以102年度偵字第3355號起訴並判決在案),前均任職「水清環保
節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水清公司」),廖顯強為「專案經理」、林長江為「專案副理」,職務內容均
為業務開發,並負責行銷推廣水清公司產品。詎廖顯強明知未經公司許可,不得將公司之電磁資料竊供
自己私人使用,竟於民國101年4月23日下午起,密集且大量竊取水清公司電腦中之非公開的機密文件
(諸如:客戶追蹤資料、客戶合約、產品簡報、產品規畫與設計簡報及客戶使用公司產品之追蹤紀錄
表…等),並利用其公司電子郵件信箱寄至其私人電子信箱,以此方式竊取電腦檔案數量高達90筆;
後於同年5月3日又基於同一犯意再以相同方式竊取檔案資料近10筆。迄至101年5月9日,廖顯強即突然告知
「水清公司」將於隔日即101年5月10日離職(林長江亦未提前告知公司而於101年4月27日先行離職)。嗣因
廖顯強離職後旋即成立「樂城清水節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樂城公司」)且兼任董事,林長江亦在樂城
公司擔任專案經理,其公司營業項目與水清公司幾近相同,且廖顯強將上述竊自公司文件使用於開發客戶,
甚至直接將竊自公司之簡報用作對彰化基督教醫院等機構之產品說明,造成水清公司受有營業利益上之損失。
嗣因彰化基督教醫院於101年9月7日將樂城公司所寄送資料轉向水清公司查詢,水清公司始起疑並開始檢查
廖顯強曾經使用之公司電腦而悉上情。
 
理 由
訊據被告廖顯強固不否認確實有於101年4月23日、5月3日將水清公司電腦中之非公開機密資料,利用公司電子
郵件信箱寄至其私人信箱之事實,然矢口否認為無故取得他人電腦之電磁紀錄犯行,辯稱:伊在水清公司服務
期間,本來就有利用公司電腦將資料寄發給客戶的情形。而當時是因為告訴人要求伊做新的公司DM,伊才會將
資料寄給自己私人信箱,俾利作業,且寄回私人信箱之資料都是業務開發資料,因此並非「無故取得」。而自
己會在101年5月10日離職,是因為4月時告訴人將伊降薪,伊始離職,尚非預謀離職。至於會寄送給彰化基督教
醫院產品說明,則是林長江個人行為,伊並不知情,自無庸負責云云。
惟查:
(一)被告原擔任水清公司「專案經理」、林長江為「專案副理」,二人職務內容均為業務開發。而林長江先於
    101年4月27日突然離職(距被告第一次竊取資料之同年4月23日間隔4天);廖顯強嗣於同年5月3日為第二
    次之竊取資料,而後於5月10日亦突然離職(僅間隔7天),並於未及一個月之同年6月6日即完成「樂城公 
    司」之成立與登記程序,且在樂城公司擔任負責人兼任董事,林長江亦同時在該公司任職開發經理,負責 
    行銷業務等情。而樂城公司之營業項目,經核與被告原服務之「水清公司」幾近相同,被告本人大學時之
    主修為經濟,畢業於中興大學經濟研究所,均屬商科,熟諳業務開發,但對諸如冷卻水處理、安全無毒水
    處理、電導度自動控制排放系統…等之專業堪稱全無知識與經驗,且在經告訴人雇用為清水公司「專案經
    理」前並無任何從事水系統之處理經驗乙節。是被告與林長江二人於短期間接踵離職,且被告是在離職前
    夕,接續二次密集大量竊取水清公司之機密資料,並於未及一月之時間內即另成立與原公司經營項目幾乎
    完全相同之新公司,是其竊取公司業務資料與離職、成立新公司等時機,均毋寧過於巧合。
(二)次查,被告固辯稱竊取資料是因為告訴人指示其更新公司業務開發所需DM。而告訴人當時是單獨指示其製
    作,指示時亦無其他人在場,並無人可以作證云云,是究竟被告是否因製作DM之需,而將資料檔案回家中
    ,即只有被告片面之供述,並無積極證據可資證明。然訊諸告訴人於審理中為證時,即對其絕無指示被告
    製作DM之可能性證述甚明,並具結證稱:被告負責的只是業務開發,所學的又是商科,完全沒有相關水處
    理的專業知識與經驗,伊根本不可能會委由被告去製作DM。公司的所有DM相關文案,都是告訴人本人製作
    ,伊從未假手他人。依公司規定,業務資料只能供開發客戶使用而寄給客戶,根本就不可以把公司資料寄
    給自己,尤其被告是在二次的上班期間及即將離職前,密集、大量傳送資料百筆,其心態可議等語。
    經核與水清公司員工即證人陳景姚審理中具結證稱:公司有電腦使用規範,即電腦只能供公務使用,不能
    作私人用途。電腦使用規範有明文禁止員工將資料帶回家或經由公司電腦Email到自己信箱,而每個新進
    員工在進公司時都需簽訂電腦使用規範,所以大家都知道。
    而稽諸卷附由水清公司提供之「水清環保節能公司電腦與網路資源使用規範」其開宗明義第一點「公司
    電腦注意事項」即載明:1、電腦為公司資產,以提供公司員工公務使用為原則,禁止擅自作為私人用途
    ;2公司禁止員工將公司電腦出公司…。在「軟體使用注意事項」中亦載明:1、本公司同仁不得將私人擁
    有之電腦軟體安裝使用於公司電腦上,亦不得將本公司資料私自拷貝、私自借與他人或私自帶回家中…等
    語,核與告訴人及證人陳景姚上開證述內容亦屬一致,前揭「水清環保節能公司電腦與網路資源使用規範」
    上,亦有被告本人於100年2月6日就職期間之親筆簽名、用印。
    被告竊取資料內容則依上揭電子郵件紀錄顯示,包含諸如客戶追蹤資料、客戶合約、產品簡報、產品規畫、
    設計簡報及客戶使用公司產品之追蹤紀錄表…等等,堪稱包羅萬象,且資料合計近百筆,且其中諸如客戶
    追蹤資料、客戶合約及客戶使用公司產品之追蹤紀錄表…等,衡諸常情,又顯然與被告所述製作公司業務
    開發所需之DM資料的主旨與目的顯然無關,益證被告所辯為公司製作DM云云,顯然違背事理,並與社會經
    驗、論理法則難謂相合。
(三)綜合上述,本件告訴人之指訴確非無據,被告確有不法取得水清公司電腦中之電磁紀錄,殆無疑義。而刑
    法第359條之「無故取得、刪除或變更他人電腦    或其相關設備之電磁紀錄…」規定,其中所謂「無故」
    ,依立法意旨本即包括「無正當理由」、「未經所有人許可」、「無處分權限」或「違反所有人意思」、
    「逾越授權範圍」等,查被告本人於任職水清公司期間,固然基於職務上之關係,得以接觸公司之電腦資
     料,然此是基於職務上的目的所為使用,並不得依私人之目的取得,尤不得將公司資料未經許可而擅以電
     傳方式寄送於自己私人信箱,而縱如被告所辯,告訴人有請被告製作DM,但製作DM並非不得在公司電腦進
     行,何有必須電傳資料至自己私人信箱之必要?是本件被告於離職前夕,利用其在水清公司服務之職務上
     機會,短期間內密集且大量的竊取公司非公開之電腦中電磁紀錄,既無正當理由,又逾越原先公司所授權
     限,且未經所有人許可與同意,並明顯違背所有人之意思,其主觀上具有違法的認識與故意,屬於「無故
     取得他人電腦內之電磁紀錄」甚明。
(四) 本件被告無故取得而占為己有之水清公司電腦檔案,均為告訴人多年來之心血結晶,且為公司對外營業之
     利基,屬於告訴人智慧財產權之一部,是被告之竊取並占為己用之行為,當然對告訴人與水清公司已構成
     損害。尤以被告於取得告訴人上開電腦檔案與客戶資料後,即大量引用於其新成立之樂城公司,並供作對
     外之業務開發、招攬生意使用,從而造成營業上之惡性競爭,並因此使水清公司流失其原本往來之客戶,
     產生營業上之損失,依告訴人之初步計算至少損失    新台幣數百萬元以上。
論罪科刑:
被告為中興大學經濟研究所畢業,具有極高之教育程度與基本之法律常識,較之社會一般人應有更高之道德自律
標準,竟不知潔身自愛,於離職前夕,為圖自己私人利益,無故取得告訴人之相關電磁紀錄,供其新成立之樂城
公司營利使用,心態誠屬可議;且犯後並無悔意,自偵查迄審理終結將近3年之久,非但恣意爭執現存事證,且
意圖將責任推諉於下屬,並於案件經發覺後,猶恬然繼續經營其公司,公然於市面上將告訴人之智慧財產占為已
有,全無檢討之誠意與能力,不僅造成告訴人實質上之財產損害,並平添其精神上之痛苦,堪證犯後態度顯然不
佳,顯有應予處罰之惡性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出處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About Mi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