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介紹

著作權概念

著作權(Copyright)是智慧財產權的一種,所謂「智慧財產權」指人類精神活動的成果而能產生財產上的價值,為了保護創作發明者的權益,就以法律所創設的一種權利保護,包括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由於早期著作曾被稱為Copyright符號代表為©稱為「版權」,我們經常可以在比較早期發行的書籍上,看到「版權所有.請勿翻印」的字樣,時至今日我們仍然稱呼載有書名、作者、發行人等資訊的頁面為「版權頁」。不過,由於著作權並不是僅保護著作的出版、印刷的權利,還包括其他各種著作利用的權利,如果稱為「版權」,比較容易產生誤解,因此,使用「著作權」這個用語比較適當,依據我國著作權法第一條: 為保障著作人著作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特制定本法。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
 

著作權登記申請種類示意

 
中華民國
01
語文著作
包括詩、詞、散文、小說、劇本、學術論述與演講等,以數位(如純文字檔、圖檔)或類比(如錄音檔案)方式存在者,亦同。如張愛玲短文《我的天才夢》、小說《半生緣》、話劇劇本《傾城之戀》等均屬語文著作,無論以手稿、印刷書或者電子檔的形式存在,都不會因為儲存媒介的改變而被歸類為電腦程式或其他著作類型。
02
音樂著作
包括曲譜、歌詞等。這裡的曲包括節奏、旋律、和聲等構成音樂的成份。以台語民謠望春風為例,由李臨秋作詞、鄧雨賢作曲的詞曲部分為音樂著作;但演唱者演唱詞曲內容,由唱片公司錄製成錄音帶、CD、MP3等,則為錄音著作而非音樂著作。
03
戲劇、
舞蹈著作
戲劇著作是指由演員透過身體動作的詮釋,將特定劇情表演出來的著作;舞蹈著作則是舞者以身體做成的一系列有韻律感的動作,通常配合音樂演出。由於兩者差異有限,故統稱戲劇、舞蹈著作,包括舞蹈、默劇、歌劇、話劇等。如表演工作坊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這一夜,誰來說相聲?》、雲門舞集《紅樓夢》台北戶外公演等。
04
 美術著作
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品等,如朱銘《太極》系列雕塑、彎彎MSN表情符號等。
05
 攝影著作
包括照片、幻燈片及其他以攝影之製作方法所創作的著作。如郎靜山《祖國山河》系列歷史影像、鄧南光攝影作品等,均屬在取景、角度、效果上具有高度創作性而受保護之著作。
06
圖形著作
包括地圖、圖表、科技或工程設計圖及其他屬於技術應用方面的工具性圖形。圖形著作的製作目的是用以表現特定事物,而非強調其藝術價值,通常會依據一定標準繪製以利判讀。
07
 視聽著作
包括電影、錄影、碟影、電腦螢幕上顯示之影像及其他藉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影像,不論有無附隨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視聽著作與攝影、美術著作最大的區別在於其「必須連續性地表現系列影像」。故將同一次出遊的幻燈片一張張播放仍屬攝影著作,而以V8拍攝出遊內容則是視聽著作。
08
錄音著作
包括任何藉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但附隨於視聽著作的聲音不屬之。錄音著作在部分國家是以「著作鄰接權」的方式保護,在我國則是以一般著作型態受到保護,故只要所錄製的內容符合著作權保護要件,即受著作權法保護。
09
建築著作 包括建築設計圖、建築模型、建築物等。其特殊之處在於將「建築物」本身也納為保護標的。由於著作權法的保護客體是屬於文化性質的創作,原則上受保護的建築物必須具有一定的創作性,且非以實用性為其主要目的。如中正紀念堂、國家戲劇院、台北101大樓,以及知名小說《達文西密碼》最重要場景-法國羅浮宮拿破崙廣場上華裔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的玻璃金字塔等。
10
電腦程式著作 包括直接或間接使電腦產生一定結果為目的所組成指令組合之著作。須特別注意的是,並非所有以電腦執行、展現的著作都是電腦程式著作,例如:在電腦遊戲中使電腦執行該遊戲、呼叫某一圖片、動畫、物件、執行運算…等,固然是電腦程式著作,但圖片、動畫、文字本身則分別歸屬於美術、圖形、語文、視聽等著作類型,而非電腦程式著作。
11
表演 為因應我國加入WTO,著作權法新增第7條之1對表演的保護規定:「Ⅰ.表演人對既有著作之表演,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Ⅱ.表演之保護,對原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所謂「表演」,是指對既有著作以演技、舞蹈、歌唱、彈奏樂器或其他方法加以詮釋。表演有時與戲劇、舞蹈著作難以區別,須視實際個案決定。通常對於既有戲劇或舞蹈著作的再次詮釋,由於創作性較低,會歸屬於表演範疇。例如:雲門舞集《薪傳》是具有高度創作性的原創舞蹈著作,若學校老師指導學生模仿演出最後一段《節慶》,由於是針對既有舞蹈著作的重新詮釋,即可能屬於「表演」。
12
改作(衍生)著作 衍生著作是將原著作另行添加創意,進行改作所得之作品。改作方式很多,包括翻譯、編曲、改寫、拍攝為影片等,但非所有對著作進行改變的改作成果都能成為著作權法保護的「改作著作」,必須改作者對於既有著作所添加的創作程度,已達到著作權法所要求的創作高度,才可受著作權法保護。例如:張愛玲在1943年發表中篇作品《金鎖記》,赴美後以此故事藍本用英文寫成《pink tear》,1966年再改寫為長篇小說《怨女》連載於香港《星島晚報》,各篇不僅篇幅與使用語文不同,新作內容風格也明顯平淡謙和許多,可認為均是獨立著作而加以保護。反之,若利用全文翻譯軟體英譯《金鎖記》或中譯《pink tear》,則縱令譯文極佳、或此種機械性改作所費不貲或耗時甚久,該成果也不會被認為是受保護的衍生著作。
13
編輯著作 著作權法第7條第1項規定:「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由條文規定可知,編輯著作受保護的客體是就資料的「選擇」或「編排」方式具有創作性。以張愛玲短篇小說集《傾城之戀》為例,除所收錄之《傾城之戀》、《金鎖記》、《紅玫瑰與白玫瑰》…等中短篇小說為分別獨立受保護之語文著作外,若該選集就資料內容之選擇或編排具有創作性,亦可獨立以編輯著作受到著作權法保護。
 

四必一沒有五項要件

canstockphoto18370948依照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規定,所謂「著作」是「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由此可知,一件作品受到著作權保護的首要條件必須是「創作」,並且該創作「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解釋上,對於作品是否受著作權保護的判斷標準大致可歸納為「四必一沒有」五項要件。

所謂「四必」,是四個必備要件

第一、必須是人類精神力作用的成果
著作權法的保護對象是人類精神文明的智慧成果,因此必須是有人類精神力灌注其中所完成的作品才受保護,否則即不成為「創作」。若使用工具器械輔助完成創作,例如運用數位繪圖軟體Maya製作影效動畫,因整部作品的成敗關鍵在於人以創意架構故事、設定角色場景、填實劇情、乃至靈活運用表現手法展現說故事功力…等,則縱使軟體功能強大,仍只居於輔助儲存展示文字圖形的工具地位,該作品即屬人類精神作用所完成的創作。反之,如軟體整篇翻譯的文章、測速器自動攝影的照片等,均非創作。這項要件設定不僅表徵「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創作』,必須是本質上具有文化內蘊的人類智慧結晶」,在器械輔助與自動化生產界線模糊的現代,也是用以排除機器自動製品的重要判斷標準。
第二、必須經由「表達」而外顯
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明確界限了著作權在保護對象上的效力射程。此「保護表達,不保護思想」概念具有雙重意涵:首先,創作的結果必須以客觀化之表達形諸於外,而能為人類感官所能感受得知其內容者,才給予保護;至於仍停留在抽象思想階段,例如,某位教授構思撰寫「普通物理學」一書,內容大綱如何架構安排、其中某段文字將論述闡釋其某項理論上的重大突破云云,但都僅止於發想未曾口述或撰文分享人知,則是不受保護的。再者,受著作權保護的對象僅限於已經客觀化的表達本身,而不及於藉由表達所傳達的思想。以「普通物理學」教科書為例,受保護的對象是作者以文字闡述物理學知識的方式所完成的語言著作,而不及於其所傳達的牛頓運動定律、愛因斯坦相對論等思想內涵。畢竟,著作權立法最重要的目的,是藉由提供一定程度的保護,鼓勵知識持有者分享所知,讓更多人有機會站上巨人肩膀看看遠方,推促社會文化持續發展前進。
第三、必須獨立創作且具有創作性
「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著重作品由著作人自行完成,只要非抄襲或複製他人既有著作即可,並不要求新穎性。因此,若不同作者個別獨立完成相似度極高或雷同的作品,因兩者均為獨立創作,故皆屬受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而「創作性(creativity)」依「美學不歧視原則」,不得將著作品質列入考量,因此,只要具有最低程度的創意,可認為作者的精神作用已達到相當程度,足以表現其個性或獨特性,即可給予保護。採取低度標準,意在尊重不同獨立個體的美感差異,以自我克制的開放態度為各種可能性保留最大發展空間。若忘了這一點,任誰都可能成為電影魯冰花中的鄉長、校長或老師,以傲慢的無知埋葬一個又一個天才畫家古阿明。不過,若精神創作程度實在太低,令人難以識別作者個性,例如,簡單的狀紙或商業書信等固定格式,或一般常用書名如「普通物理學」、常用新聞標題如「中颱碧利斯襲台 明起連續豪雨」等,則無保護之必要。
第四、必須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
此要件是相對於實用性,強調創作必須具有「文藝性」(而非「學術性」);換言之,是否具應用價值在所不論。因而機器等實用物品的技術性創新或具有創作性質者,例如,一支設計精美的手機,只可被認定為新式樣而劃歸專利法保護,但非屬此文學、科學、藝術或學術之範圍;惟其製作技術或設計圖樣若以文字或圖形具體表達者,該表達方式本身仍可能受著作權保護,但不包括所蘊含之技術思想。
原則上,符合前述四要件即為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的著作,但基於便利公眾使用及資訊流通等公益考量,立法者又另以著作權法第9條將下列原屬符合要件的作品排除於著作權保護範圍之外:
 

著作權法不保護範圍 

1.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此處的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2.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等著作所作成的翻譯物或編輯物。
3.標語及通用的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4.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的語文著作。
5.依法令舉行的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因此,所謂「一沒有」,就是不可以是著作權法第9條明文規定不保護的標的。判斷一件作品是否受著作權保護,除了檢視前述四項要件外,還必須非屬本法第9條排除保護的範圍。
著作權僅保護著作的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

 

著作財產權種類示意

著作財產權主要是賦予著作人即創作著作的人財產上的權利,使他獲得實質上的經濟利益促使作者繼續從事創作活動,精進創作的質與量,豐富文化內容共有十一種權利:

 
中華民國
01
重製權
指印刷、攝影、錄音、筆錄、車繡、編織、電腦掃描或電腦列印等等,也都是一般常見的重製方法。
02
公開口述權
用言詞或其他方法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的行為,舉例來說,也就是著作用嘴巴將著作朗讀出來或者口述出來,另外在口述以後加以錄音,然後再向公眾播放錄音,傳達著作人內容的行為也是公開口述的行為。
03
公開播送權
指廣播電台或者電視台,把各式各樣的著作,像語文、音樂、圖片、聲音或影像做成節目,再把節目內容變成通訊的訊號,透過無線電波或通訊電纜,把訊號傳送出去,由聽眾或觀眾打開收音機或電視機來收聽或收看,這樣就叫做「公開播送」,而這種「公開播送」並不包括網際網路的傳輸。
04
公開上映權
指以單一或多數視聽機或其他傳送影像之方法,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之公眾傳達著作內容,包含電影院、旅館、飛機上等供公眾使用之交通工具或其他供不特定人進出之供場所,傳達著作內容。
05
公開傳輸權
透過網路或其他通訊方法,未經著作人同意傳送給公眾,讓大家可以隨時隨地到網路上去瀏覽、觀賞或聆聽著作內容的權利。換句話說,將他人的著作,不管是文字、錄音、影片、圖畫等任何一種型態的作品,用電子傳送(electronically transmit)或放在網路上提供(make available online)給公眾,接收的人可以在任何自己想要的時間或地點,選擇自己想要接收的著作內容。
06
公開演出權
指戲劇、舞蹈、歌劇、歌唱、默劇、鋼琴等樂器彈奏或吹奏出樂曲之公眾場所傳達著作內容。
07
公開展示權
別人創作而未發行的美術著作或攝影著作,拿來公開展示,不管展示的是原件還是重製物,都應該經過作者的同意,否則就會侵害到作者的公開展示權。
08
改作權
著作人對於自己的著作,享有改作權,因此,改作別人的著作,就必須徵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如果著作人已經把改作權讓掉了,則須取得受讓改作權的人的同意,否則就侵害了改作權,免不了要對自己的違法行為負法律上的責任。
09
編輯權
簡單的說,就是去採集資料,再加以選擇編排成為一種特定具體的形式。編輯的對象是資料,如果這些資料屬於著作的性質,就成為一種利用著作的行為,應該就要取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
10
出租權
把著作出租給別人使用,而獲取收益的權利。出租權是著作財產權之一,要出租別人的著作,必須經過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或授權,否則可能會違反著作權法而受罰。
11
散布權
沒有經過著作權人同意而讓與著作重製物的所有權給特定多數人或不特定人(包括:販售及贈送),又不符合合理使用的規定,就是屬於散布權的侵害。
 

著作權保護期間

 
自然人著作 ( 個人 ) :著作完成日算起存續至著作人之生存及死亡後50年。   
自然人著作 ( 公司 ) :著作完成日算起存續至其著作公開發表後50年。  
    法人                      : 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
    共同著作             :著作完成日算起存續至最後死亡之著作人死亡後50年。  
製 版 權 存 續 期 間 :從製版完成日算起存續10年。

 

侵害著作權的民事責任

法律為了維護著作權人的權益,避免他人任意侵害著作權,因此,賦予著作權人對於侵害著作權的狀況,可以依法加以排除,並請求因此所生的損害賠償。舉例來說,如果有某一家出版社,沒有經過作者的同意,私自進行印刷、銷售的行為,這樣的行為就構成著作權的侵害。這時候作者可以透過法院,向出版社請求將所有市場上的侵權出版品回收(排除侵害),同時,就出版社未經許可就重製、銷售的行為,也可以請求損害賠償。
損害賠償要怎麼計算?我國法律對於侵權的損害賠償,是以「填補損害」為原則,並沒有像其他國家還有懲罰性的損害賠償的規定。因此,權利人除了要證明確實有侵權行為造成損害之外,也必須證明損害的數額,法院才會判決權利人勝訴,要求侵權人負賠償責任。為了減輕著作權人在證明損害數額方面的困擾,著作權法第88條有特別的規定。在前述出版社侵權的情形,作者在計算及證明損害數額的時候,可以嘗試採取下列幾種方式證明:
以作者的作品通常授權給出版社的權利金當作是損害賠償的數額。例如:作者的其他作品授權給出版社是依據出版品以出版社因為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作為賠償數額。例如:總共印刷3000本,回收1500本,每本訂價200元,出版社如果作者都沒有辦法依據前述方式證明損害數額的話,例如:作者沒有其他已授權發行的作品,出版社不願意提供其額,如損害行為是屬於故意而且情節重大的話,賠償額還可以增至新臺幣500萬元。
 

侵害著作權的刑事責任

侵害他人著作權,除了有民事責任之外,若是屬於故意侵害的情形,也可能會屬於犯罪行為而有刑事責任。許多人可能會覺得侵害著作權課予刑事責任未免太重,為什麼專利權的侵害可以「除罪化」,但著作權侵害必須有刑事責任?事實上,侵害著作權的刑事責任,並不是我國獨特的規定,幾乎世界各國的著作權法中,都存在對於著作權侵害的行為課予刑事責任的規定,甚至我國加入WTO所須遵守之TRIPS第61條,也要求會員國至少應對具有商業規模而故意侵害著作權之案件,訂定刑事程序及罰則,以及對於侵權物品及主要用於侵害行為之材料及器具予以扣押、沒收或銷毀的規定,因此,要求著作權侵害行為全面的「除罪化」,在須遵守國際條約義務的情形下,顯然是不可能。
不可否認地,我國著作權侵害的訴訟,確實以刑事訴訟為主。許多人常常聽到「以刑逼民」的說法,就是指著作權人透過刑事訴訟的程序,使侵權人因為害怕遭受刑事追訴而可能需要坐牢或至少會留下前科,在無可選擇下以非常不利的條件與權利人達成和解。這樣的現象確實並不合理,原則上,刑事訴訟程序不應被當成是侵權賠償追索的「 工具 」,但這樣的情形並非因為著作權法有關侵權的刑事責任不合理,而是由於刑事程序發動過於容易,而且著作權人若採取民事途徑求償,反而容易徒勞無功或得不償失所致。
目前著作權法對於侵害著作權的刑事責任,除了少數重製物是光碟的情形,採取非告訴乃論(即一般所稱的「公訴罪」)之外,其他的侵害著作權的犯罪,都採取告訴乃論的制度,亦即,必須是權利人提起告訴,才會以刑事犯罪來處理。因此,若是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且具有故意(即有認識到所從事的行為是侵害或可能侵害著作權的行為)的情形,儘可能在犯罪偵查階段或第一審判決前,與權利人達成和解,由權利人撤回告訴,即可免於刑事責任。